Potala at the Sea

In recent decades, Zhu Renmin, using artistic methods, restored the ecology of the damaged bare cliffs. This was an extremely difficult task. He sowed seeds of grass on cliffs that had been destroyed during the construction of highways and bridges. At the same time, he carried out restoration and conservation work suited to the local conditions of particular mountains. He believes that using architecture to dispel the ugliness caused by human destruction is also a way to use art to save ecology. 

This project restored the gigantic bare cliffs in front of the Mount Putuo pier. Even when it was impossible to restore the vegetation, create sculptures, or use other technological means of repair, Zhu Renmin employed protective construction, using lost stylistic elements of the island’s local homes. This not only helped preserve thousands of years of local architectural context, but also served to shield the cliffs from human destruction. Ultimately, this achieved astonishing visual and economic effects.

The island’s stone houses originally lacked any connection to the cliffs. However, Zhu Renmin used vernacular architectural elements of the island’s stone houses to deconstruct and reorganize it. He employed artistic methods to make it serialized and textured. Applying the six principles of Chinese painting, along with the traditional methods of construction described in “The Garden Treatise” (a monograph written during the Ming Dynasty)-- “airtight yet with room for a horse to move” (balanced composition, space, and depth); “the skill’s bearer leads the way” (practice one’s own ideas); Lady Gongsun’s sword dance (rhythmic vitality)-- Zhu built a seaside architectural complex rich in traditional culture. Authorities in the international design community have hailed it as “the most culturally representative and artistic Chinese building.”

 

Stone Houses

 

    I wonder if there are any experts in the world who have researched the construction methods of the “stone blockhouses/ fortress-like stone houses” of the East China Sea.  Where did these stone houses originate? When did they begin to be built? For how many centuries will they continue to be built? No one pays attention to them. I think that what has been immortal for thousands of years always possesses eternal truth. For many years, I have been looking for its roots, which are very long and tangled, but with a genuine nobility. It seems to belong a branch of the Huizhou style of architecture. The Huizhou architectural style spread over thousands of years from the low plains to the mountains of western Zhejiang, and from there to the eastern flatlands of Zhejiang. The houses on the plains of eastern Zhejiang had developed a north-south east-west orientation. When this merged with the outstanding local architecture, it produced a distinct architectural style that accounted for geological, hydrological, meteorological and cultural contexts. In the past century, this style has spread to metropolises such as Shanghai, Hangzhou, and Ningbo. Moreover, it has mingled with a certain degree of colonial culture.  As such, it provides an excellent example of how to combine Chinese and Western cultural elements: calm yet not smooth, both opened and closed -- a natural and seamless blend.

In these mixed-use residential-style buildings, there are faintly discernible patios, fences, ancestral shrines, Buddhist temples, turrets, vestibules, backyards, meeting halls, east and west wings. Generally speaking, here one can find practically all the architectural characteristics of the islands of Zhejiang Province. This completes the list, and one could enumerate all these characteristics on a single building. Indeed, the world has never encountered this idea before. It’s a creative adventure that requires a lot of courage and certainty.   The world is full of construction sites. It is built everywhere, especially in our country. But how many works do I see that move or enthrall me? In my creative world, it’s clear that I have tried from the beginning to cast off the artists’s innocence and fancy, while also hoping to escape the architect's restraint and machine-like nature.  This world always likes to use a physical objects as a creative novelty: the bird's nest, the big shorts skyscraper, and the water cube. No matter which shape, architecture is, after all, a building. Architecture is silent music. Music is the highest form of art. It is metaphysical. At the very least, it is not advisable to enlarge physical objects, turning them into pictographic forms of buildings. Besides this, the building’s function should be the first priority. After all, it is not a work of art.

 When a person breaks free of the deep thoughts of an artist and enters the rigorous and exacting mindset of an architect, he also transforms yet again into an astute philosopher, and then from there returns to the secular world of commerce, and then to the peasant worker’s or soldier’s gritty reality. When these qualities overhaul his behavior, his works will definitely reveal a powerful vitality and splendid artistry. This is indicative of an eternal art -- the most imposing artwork in the world. 

 

 

.朱仁民几十年中对破坏造成的裸崖用艺术的手段进行了艰苦卓绝的生态修复工作,在对建设中的高速公路、跨海大桥所破碎的断壁裸崖进行喷播修复之外,同时也对某些特殊的山体进行因地制宜的修复遮挡工作,他认为用建筑艺术遮挡、融化被人类破坏的丑陋,也是用艺术拯救生态的一种方式。

本项目是当普陀山码头前巨大的 裸崖,连覆绿、雕塑等工艺手段都无法修复的时候,朱仁民将当地即将佚失的海岛民居元素进行了保护性建设,既保存了千百年来的当地建筑文脉,又遮挡融化了被人类破坏的裸崖,并取得了令人震惊的视觉和经济效果。

海岛的石屋对这座断崖来说,本来是风牛马不相及的一个事情,但是朱仁民利用海岛民居的石屋元素,将其解构、重组,用艺术的手段使它序列化、肌理化,运用中国绘画的“六法论”和《园冶》中的传统营造法,“疏可行马,密不通风”,“担夫行道”“公孙舞剑”,营建了大海上的一座具有传统强烈文脉价值的建筑群,被国际设计界权威人士誉为“最有中国文脉和艺术的中国建筑”。

 

石屋

 

    这个世界,不知有没有专家研究过这些中国东海上天风海涛中“碉堡石屋”的营造法式。这些石屋出自哪根祖宗的筋络?什么时候开始?它将继续延续多少世纪?没人关注。我想,千百年不灭的东西,总有它永恒的道理。许多年来,我便一直开始寻找它的藤蔓,那是一根很蔓长很正宗的贵族沿脉——它应该属于徽派建筑的分支体系。徽派建筑千百年来从山沟平原蔓延到浙西山区,再从浙西山区渗透到浙东平原,浙东平原的屋子向东南西北方向渗透发展,当它和当地优秀的建筑相融合,产生了各具地质地貌水文气象文化脉络的个性建筑,近百年来发展到上海、杭州、宁波这些大都市,更融合了一定程度的殖民文化,出现一个良好的中西结合范例,居然生生硬硬、开开合合,粘接得自然,天衣无缝。尤其是这些大户人家的院院落落、通天接地,青砖白墙、劵拱水泥、彩绘琉璃,土洋结合,从上海的石库门民居到绍兴东阳的富贵人家大宅院,从宁波的甬江码头到杭州的环湖建筑,无不散发着统一的江南民居人文空间的元素气息。这些元素也同时无孔不入的延伸到舟山群岛,融入了那浓重的海岛气息,在定海、沈家门、六横、金塘这些大岛上成了民国期间浙东建筑模式在舟山群岛的经典之作。这些经典的建筑再作进一步的推进,直伸发到天涯海角风口浪尖的偏远小岛,成了这世上独有的厚重可爱结实耐用的“碉堡石屋”。碉堡石屋一直能伸发至东海最外面的东极、青浜、庙子湖、白沙、港里等人口集散的产鱼区,在每个岛的凹口崖壁如同海螺贝壳一般匍匐在礁岸上,与天地同步律动,与大海互敬相安。如同这些天风海涛中自然生长的矗壳、石笋,凝礁默默、根髓大海。这些石屋无论在哪爿悬崖、哪块秃礁,只要有一丁点空隙,照样有着依稀可辨的天井、围墙、夹室、山门、周屋、角楼、前庭、后院、堂前、东西配厢的影子;又有着因地制宜、因势造型、沿山叠加的地域共性,在崖桥、勾连、石窗、压石、网罩、圆转等创造性的建筑元素与海岛的石头文化、山崖文化做了天、地、人、海完美的统一。

    这是千百年来的一个精彩的海上建筑大文脉。

    可是历史发展到如今,随着改革开放势不可挡的步伐,一切都来了个颠覆性的裂变。政府要求小岛迁大岛,大岛造高楼,这些漂亮的石屋们腾空了,一片“人去楼空风习习”,“千村薜荔人遗矢”的荒芜景象,青壮年的渔民们毫无眷恋的抛弃了它们,上大岛寻求他们的“幸福”去了,许多精彩的石屋群最多留下几个至死不肯脱离家园的恋乡老人,人们毫无牵挂的将这些石屋抛弃了,让它们默默无言地被吞没在这红尘白浪之中。这些千年祖传、可敬可爱的建筑形态从此将消逝在东海的风口浪肚之中,佚失在断壁裸崖之上,成为海疆岛国的一个最大的人文物质文化之消亡。

    我心痛,我极其喜欢这些石笃笃厚墩墩的小石屋,我曾在这里生活过几十年,画下过千百张它们的速写:堂前屋后、天井台阶、矮墙石窗,封封闭闭,开开合合,透透漏漏,因着山崖,就着沿沟,在石秃中匍匐着向山上叠加,睿智而可爱,坚定而灵动。我一直期盼,希望有一天找个露脸之处,设法将这些老祖宗创造的小石屋们一个一个拎出来,排队成行,集结成营,组合成时尚的功能性建筑,留给我的子孙们看看,就如同我们上北京周口店体会我们祖宗山顶洞人的居穴一样。可人类再糊涂,也总是有人热衷于对这些传统文化的收拾和记挂,并将它们溶于所处的时代,让后人不断的温故知新、传承记忆,成为一个民族一个区域的象征和标志,我是一个典型的传统文脉追随者,对这些建筑耿耿于怀,梗在我的心头,我总想有一天我会将它们集中放到一个应该放的地方去,给历史一个记忆,给子孙一个传承,给世界一个惊喜。

 

裸崖

 

有这么个机会,也是时代给我的机会,普陀山码头每年五六百万的人流吞吐量,他们都是前来膜拜观音的善男信女,千万辆车子沿着世界第二长的跨海大桥落定在朱家尖蜈蚣峙。千万辆车子要停车,千万辆的停车场比世上最大的人民广场还要大,怎么办?向大海要地,地要铺,要石材,又怎么办?只能就地取石,打掉蜈蚣峙码头上的一座“横断山脉”,横断山脉长一公里多,高几十米,巨大的裸崖如同美国阿拉斯加断崖一样矗立在我们的面前,这些巨大的陡壁废石怎么处理?当政府寻遍了那些大牌单位,找不到一个合适的拾荒者时,便将它交给了我。我知道这是一个非常难啃的骨头,更局促的是整个裸崖给我的地面空间距离最大不过二十五米,二十五米能提供我营造一个什么样的功能空间呢?当地政府大概了解我对雕塑艺术的能力,或是明白我在杭千高速、申嘉沪杭高速等江南段所有高速公路建设中被打断的破山覆绿能力,希望我能将这巨大的裸崖变成葱郁苍翠的绿化地带。

当我站在这一巨大的裸崖时,一座令人恐惧的破坏性山体,如同张牙舞爪的巨兽昂立在我的面前,这是一座无法进行喷播和雕塑的一座陡壁破山,它的渣石山体是无法进行任何艺术处理的,而在它怪石嶙峋的身上进行绿色喷播那等于赤膊穿毛衣,做作至极。我告诉政府,唯一的方法挡掉它,融掉它,用历史文脉元素建立功能性的艺术构筑与裸崖相互粘结相互穿插,挡掉被人类毁坏的丑陋,同时保存了我向往的千百年石屋文化,用当地的方式彻底遮挡这一丑陋,这是我因地制宜产生的世上从未有过的断崖处理方法,这一方法很快得到政府和专家的一致认可。给了我一个保存海岛建筑文脉的一个机会和场所。

    当我很快地用中国画的方式创作了“海上布达拉宫”的方案图像,出乎意料的是所有领导班子难得的一致通过,或许他们对当地民居建筑习惯性的亲和,或许是他为我手绘稿的奇特而振奋。不管如何,“英雄所见略同”。这便是时代给我的理解和机会,我将设法把当地即将遗失的海岛千年建筑中形形色色的元素进行解构、粘结、缝合成一座大山般的大石屋,并且在这几百米长几十米高的“横断山”前,竖叠起布达拉宫似的建筑体,这是世上从来没有过的裸崖修复形式,正如意大利工业设计协会会长博切多说的“这是任何设计师想不到的建筑形态,也是任何艺术家做不到的建筑单体”。显然这是个异常困难且略带冒险的创举。况且对我来说一座建筑,永远是功能第一,所有将建筑作为玩物或工艺品的设计思想和行为都成不了一栋好建筑,那是暴殄天物。但是要使整个山崖建筑都成为功能性的空间,那是几乎不可能的,竖向的角度和纷杂多变的建筑形态,会将整个建筑内部变成承压柱的森林。

我喜欢挑战,我又像过去造沙漠造海岛一样的一根一根毛孔竖了起来,兴奋得很,投入了进去,没完没了、死去活来。我照旧按我的方法,先创作一幅大型的中国画,在我的画面书法中已将整体方案阐述明白,每一个消防口,每一个退台处,转弯抹角、平铺直叙都摸得一清二楚;每一座山墙、每一道屋脊“疏可行马、密不通风”都布置得疏密有致。我将心中的碉堡石屋在裸崖之间挡来弄去,拉上拉落,进进退退,将石屋的上百种元素打散融合,就像将千百担矿石倒进烈火熊熊的大溶炉里,流出一条金水来一样,成为一栋天衣无缝的大石屋。

 

“布达拉宫”

    两三年的奔波和努力,建筑终于全部“咬住”了裸崖,网上却有了一大堆叫骂声,都说是山寨版的布达拉宫。领导毕竟不是专家,也迷茫了,惴惴不安跑来问我:“你对这建筑的成败到底有没有把握?”我说这世上哪一个新东西出来不被人骂,新东西不被人骂,说明你是个老东西,没创意!我一辈子没有干过一件失败的作品,高迪在巴塞罗那的卡通房、贝聿铭在卢浮宫的金字塔、包括埃菲尔铁塔、悉尼歌剧院,哪个当年都不是被人家骂出来的?如果说是抄袭的山寨版布达拉宫,那不是在夸我吗?我这建筑能跟布达拉宫扯上关系,不管山寨版,皇宫版,那就是成功!观音菩萨就住在印度的布达洛迦嘛,传到了西藏就有了个布达拉宫,到了普陀这里便叫普陀洛迦了,都是观音菩萨的一条红线,如今这条红线把我这栋建筑也串在历史的红线上,那真是我的造化。如果说是抄袭,那他们就尚不明白,先去看看我们的东极岛吧,去看看白沙港,也可以去看看温岭石塘这些石屋,再去看看重庆的山城、意大利的海景房和希腊的渔村,海岛凹口上的建筑、山城的建筑都是这个样。如果要抄,我也必定先抄自己最有感情的东海上几千年风口浪尖中的碉堡石屋,那是我们的祖宗文脉。

 倒是国际上的权威人士几乎异口同声的对这建筑表示出极高的赞赏:联合国(G8)高级顾问阿尔贝托前来考察我的作品,激动地在浙江大学朱仁民的艺术馆留言:“写给伟大的朱仁民大师,他是中国的雷奥纳多·达芬奇”。欧洲金圆规奖主席顾托勒前来考察我的作品,当他站在“布达拉宫”建筑下激动不已,说:“普利茨克奖已经承载不了朱仁民,朱仁民应该有一个专门以他名字命名的国际奖项。”意大利国家议会环境委员会主席Bruno Mancuso参观朱仁民设计的“海上布达拉宫”后激动地说:“我们以为中国的建筑都是高楼大厦、玻璃幕墙,朱仁民的作品使我们震惊,他创作了和米开朗基罗、达芬奇同等高度的艺术作品。”几乎所有国内外的专家领导和民众包括从碉堡石屋出来的渔民,他们对这个建筑的认同认同感、亲和感、令我感动和欣慰。我估计这个海上布达拉宫和我所有的作品一样,会在历史上永远的留存。

 

净瓶

 虽然整个项目的红线范围只给了我二十余米的厚度,但是项目主通道前还是必须要有一个供成千上万人源源不断的来往,一个足够的集散空间、交流空间。地块厚度不够,我将项目中间部分留白,让主通道彻底的打开,使它成为整个项目的集散空间,这一集散空间就形成了项目的一个小广场,一个小广场你就必须有一个广场的中心点,使整个项目出现全方位的可视性焦点,同时该可视焦点便能控制四面,统领八方,这个焦点我根据普陀山的观音文化,建立了一个以净瓶为艺术构建的制高点。净瓶是传说中观音菩萨手上的主要法器,其造型必须在传统审美的基础上予以现代的尺度比例处理。净瓶以白色花岗石或汉白玉制作,净瓶瓶身部位满铺两千多字的《妙法莲华经观世音菩萨普门品》使净瓶的细部丰富而耐读,同时也就成为本项目中的一个神圣而典雅的组成部分。

    净瓶内部和莲花座相通,内设喷泉管道。在必要的节庆时段进行涌泉或喷泉效果。池内的水体设雾森装置,在必要的情况下使荷池净瓶雾气弥漫,在灯光的配合下充满仙气和佛性,为本项目增添无限的神秘遐想和主体文化。池内的莲花也是观音的重要元素,考虑到本场地的多重因素,不宜种植真实的莲花,故以青铜作为材料,保持永久性的艺术效果,同时也为水池增添了强烈的艺术氛围。

    无疑,净瓶成了这个广场唯一的一个触目的景观,我要求净瓶用整块六米高的汉白玉雕琢,业主也非常用心,跑遍了全国大大小小的汉白玉采石场和雕塑厂,最后找到了一块略带一点瑕疵的白色花岗石,非常的不容易,净瓶按照我的构想设计,既有传统法器的特质,又有现代的造型线条,它将为整个项目增添无限的圣洁和华贵。我告诉当地政府将整个项目和小广场连成一片,就是停车场的天幕背景,今后整个城市若有重大活动都可在这里进行,一举两得。

 

建筑

 

    一座莲花洋上的建筑“布达拉宫”一般,天衣无缝地挡住了被人类破坏过的裸崖,如同东海上的一条屏风为普陀山码头起了一个很好的遮风挡雨效果和商贸业态的功能。整栋建筑在饱和度相对明确的黑白灰色彩间相互穿插,在功能的虚、实、灰中相互搭配、疏密有致、黑白相间。从宏观的看,它的天际线曲折多变,如山岭巍延,千百间功能房契入突出、变化万千、无一类同,从北端的A区开始到南端的B区结束,我在内中整整的巡察一遍,一天工夫尚未跑完。

    在这些混为一体的民居风格建筑中充满了依稀可辨的天井、围墙、夹室、山门、周屋、角楼、前庭、后院、堂前、东西配厢,大凡浙东海岛上所具有的建筑特性,这里全有,要将这些特质和特性罗列在一个单体建筑上,的确是这世间没有过的一个创意,并且是个充满冒险的创意,这需要有很大的胆量和稳操胜券的把握性。这世界到处是工地,到处在建设,尤其是我们国家,但是我能看到几栋令我感动神往的作品呢?我的创作世界中很明白,我自始至终力图摆脱艺术家的天真与幻想,也想摆脱建筑师的拘谨和机械。这个世界总是喜欢将一个形而下的器物作为猎奇性的创意,鸟巢、大裤衩、水立方,不管哪个形体,建筑毕竟是建筑,建筑是无声的音乐,音乐是人类最高境界的艺术,那是形而上的之最,将器物放大成为建筑的象形那是很不可取的。除此之外建筑的功能是排在第一位的,毕竟它不是艺术品。

 当一个人摆脱艺术家的冥想进入到建筑师的严谨,又从建筑师的严谨转换成哲学家的深邃,再从哲学家的深邃回到世俗的业态,回到农民工或战士般的坚韧不拔,当这些品质成为他的行为时,他笔下的作品定然具有强大的生命力和美妙的艺术性,那是永恒的艺术,那是这世界上最雄伟的艺术品。










 

尤其是这些大户人家的院院落落、通天接地,青砖白墙、劵拱水泥、彩绘琉璃,土洋结合,从上海的石库门民居到绍兴东阳的富贵人家大宅院,从宁波的甬江码头到杭州的环湖建筑,无不散发着统一的江南民居人文空间的元素气息。这些元素也同时无孔不入的延伸到舟山群岛,融入了那浓重的海岛气息,在定海、沈家门、六横、金塘这些大岛上成了民国期间浙东建筑模式在舟山群岛的经典之作。这些经典的建筑再作进一步的推进,直伸发到天涯海角风口浪尖的偏远小岛,成了这世上独有的厚重可爱结实耐用的“碉堡石屋”。碉堡石屋一直能伸发至东海最外面的东极、青浜、庙子湖、白沙、港里等人口集散的产鱼区,在每个岛的凹口崖壁如同海螺贝壳一般匍匐在礁岸上,与天地同步律动,与大海互敬相安。如同这些天风海涛中自然生长的矗壳、石笋,凝礁默默、根髓大海。这些石屋无论在哪爿悬崖、哪块秃礁,只要有一丁点空隙,照样有着依稀可辨的天井、围墙、夹室、山门、周屋、角楼、前庭、后院、堂前、东西配厢的影子;又有着因地制宜、因势造型、沿山叠加的地域共性,在崖桥、勾连、石窗、压石、网罩、圆转等创造性的建筑元素与海岛的石头文化、山崖文化做了天、地、人、海完美的统一。

    这是千百年来的一个精彩的海上建筑大文脉。

    可是历史发展到如今,随着改革开放势不可挡的步伐,一切都来了个颠覆性的裂变。政府要求小岛迁大岛,大岛造高楼,这些漂亮的石屋们腾空了,一片“人去楼空风习习”,“千村薜荔人遗矢”的荒芜景象,青壮年的渔民们毫无眷恋的抛弃了它们,上大岛寻求他们的“幸福”去了,许多精彩的石屋群最多留下几个至死不肯脱离家园的恋乡老人,人们毫无牵挂的将这些石屋抛弃了,让它们默默无言地被吞没在这红尘白浪之中。这些千年祖传、可敬可爱的建筑形态从此将消逝在东海的风口浪肚之中,佚失在断壁裸崖之上,成为海疆岛国的一个最大的人文物质文化之消亡。

    我心痛,我极其喜欢这些石笃笃厚墩墩的小石屋,我曾在这里生活过几十年,画下过千百张它们的速写:堂前屋后、天井台阶、矮墙石窗,封封闭闭,开开合合,透透漏漏,因着山崖,就着沿沟,在石秃中匍匐着向山上叠加,睿智而可爱,坚定而灵动。我一直期盼,希望有一天找个露脸之处,设法将这些老祖宗创造的小石屋们一个一个拎出来,排队成行,集结成营,组合成时尚的功能性建筑,留给我的子孙们看看,就如同我们上北京周口店体会我们祖宗山顶洞人的居穴一样。可人类再糊涂,也总是有人热衷于对这些传统文化的收拾和记挂,并将它们溶于所处的时代,让后人不断的温故知新、传承记忆,成为一个民族一个区域的象征和标志,我是一个典型的传统文脉追随者,对这些建筑耿耿于怀,梗在我的心头,我总想有一天我会将它们集中放到一个应该放的地方去,给历史一个记忆,给子孙一个传承,给世界一个惊喜。

 

裸崖

 

有这么个机会,也是时代给我的机会,普陀山码头每年五六百万的人流吞吐量,他们都是前来膜拜观音的善男信女,千万辆车子沿着世界第二长的跨海大桥落定在朱家尖蜈蚣峙。千万辆车子要停车,千万辆的停车场比世上最大的人民广场还要大,怎么办?向大海要地,地要铺,要石材,又怎么办?只能就地取石,打掉蜈蚣峙码头上的一座“横断山脉”,横断山脉长一公里多,高几十米,巨大的裸崖如同美国阿拉斯加断崖一样矗立在我们的面前,这些巨大的陡壁废石怎么处理?当政府寻遍了那些大牌单位,找不到一个合适的拾荒者时,便将它交给了我。我知道这是一个非常难啃的骨头,更局促的是整个裸崖给我的地面空间距离最大不过二十五米,二十五米能提供我营造一个什么样的功能空间呢?当地政府大概了解我对雕塑艺术的能力,或是明白我在杭千高速、申嘉沪杭高速等江南段所有高速公路建设中被打断的破山覆绿能力,希望我能将这巨大的裸崖变成葱郁苍翠的绿化地带。

当我站在这一巨大的裸崖时,一座令人恐惧的破坏性山体,如同张牙舞爪的巨兽昂立在我的面前,这是一座无法进行喷播和雕塑的一座陡壁破山,它的渣石山体是无法进行任何艺术处理的,而在它怪石嶙峋的身上进行绿色喷播那等于赤膊穿毛衣,做作至极。我告诉政府,唯一的方法挡掉它,融掉它,用历史文脉元素建立功能性的艺术构筑与裸崖相互粘结相互穿插,挡掉被人类毁坏的丑陋,同时保存了我向往的千百年石屋文化,用当地的方式彻底遮挡这一丑陋,这是我因地制宜产生的世上从未有过的断崖处理方法,这一方法很快得到政府和专家的一致认可。给了我一个保存海岛建筑文脉的一个机会和场所。

    当我很快地用中国画的方式创作了“海上布达拉宫”的方案图像,出乎意料的是所有领导班子难得的一致通过,或许他们对当地民居建筑习惯性的亲和,或许是他为我手绘稿的奇特而振奋。不管如何,“英雄所见略同”。这便是时代给我的理解和机会,我将设法把当地即将遗失的海岛千年建筑中形形色色的元素进行解构、粘结、缝合成一座大山般的大石屋,并且在这几百米长几十米高的“横断山”前,竖叠起布达拉宫似的建筑体,这是世上从来没有过的裸崖修复形式,正如意大利工业设计协会会长博切多说的“这是任何设计师想不到的建筑形态,也是任何艺术家做不到的建筑单体”。显然这是个异常困难且略带冒险的创举。况且对我来说一座建筑,永远是功能第一,所有将建筑作为玩物或工艺品的设计思想和行为都成不了一栋好建筑,那是暴殄天物。但是要使整个山崖建筑都成为功能性的空间,那是几乎不可能的,竖向的角度和纷杂多变的建筑形态,会将整个建筑内部变成承压柱的森林。

我喜欢挑战,我又像过去造沙漠造海岛一样的一根一根毛孔竖了起来,兴奋得很,投入了进去,没完没了、死去活来。我照旧按我的方法,先创作一幅大型的中国画,在我的画面书法中已将整体方案阐述明白,每一个消防口,每一个退台处,转弯抹角、平铺直叙都摸得一清二楚;每一座山墙、每一道屋脊“疏可行马、密不通风”都布置得疏密有致。我将心中的碉堡石屋在裸崖之间挡来弄去,拉上拉落,进进退退,将石屋的上百种元素打散融合,就像将千百担矿石倒进烈火熊熊的大溶炉里,流出一条金水来一样,成为一栋天衣无缝的大石屋。

 

“布达拉宫”

    两三年的奔波和努力,建筑终于全部“咬住”了裸崖,网上却有了一大堆叫骂声,都说是山寨版的布达拉宫。领导毕竟不是专家,也迷茫了,惴惴不安跑来问我:“你对这建筑的成败到底有没有把握?”我说这世上哪一个新东西出来不被人骂,新东西不被人骂,说明你是个老东西,没创意!我一辈子没有干过一件失败的作品,高迪在巴塞罗那的卡通房、贝聿铭在卢浮宫的金字塔、包括埃菲尔铁塔、悉尼歌剧院,哪个当年都不是被人家骂出来的?如果说是抄袭的山寨版布达拉宫,那不是在夸我吗?我这建筑能跟布达拉宫扯上关系,不管山寨版,皇宫版,那就是成功!观音菩萨就住在印度的布达洛迦嘛,传到了西藏就有了个布达拉宫,到了普陀这里便叫普陀洛迦了,都是观音菩萨的一条红线,如今这条红线把我这栋建筑也串在历史的红线上,那真是我的造化。如果说是抄袭,那他们就尚不明白,先去看看我们的东极岛吧,去看看白沙港,也可以去看看温岭石塘这些石屋,再去看看重庆的山城、意大利的海景房和希腊的渔村,海岛凹口上的建筑、山城的建筑都是这个样。如果要抄,我也必定先抄自己最有感情的东海上几千年风口浪尖中的碉堡石屋,那是我们的祖宗文脉。

 倒是国际上的权威人士几乎异口同声的对这建筑表示出极高的赞赏:联合国(G8)高级顾问阿尔贝托前来考察我的作品,激动地在浙江大学朱仁民的艺术馆留言:“写给伟大的朱仁民大师,他是中国的雷奥纳多·达芬奇”。欧洲金圆规奖主席顾托勒前来考察我的作品,当他站在“布达拉宫”建筑下激动不已,说:“普利茨克奖已经承载不了朱仁民,朱仁民应该有一个专门以他名字命名的国际奖项。”意大利国家议会环境委员会主席Bruno Mancuso参观朱仁民设计的“海上布达拉宫”后激动地说:“我们以为中国的建筑都是高楼大厦、玻璃幕墙,朱仁民的作品使我们震惊,他创作了和米开朗基罗、达芬奇同等高度的艺术作品。”几乎所有国内外的专家领导和民众包括从碉堡石屋出来的渔民,他们对这个建筑的认同认同感、亲和感、令我感动和欣慰。我估计这个海上布达拉宫和我所有的作品一样,会在历史上永远的留存。

 

净瓶

 虽然整个项目的红线范围只给了我二十余米的厚度,但是项目主通道前还是必须要有一个供成千上万人源源不断的来往,一个足够的集散空间、交流空间。地块厚度不够,我将项目中间部分留白,让主通道彻底的打开,使它成为整个项目的集散空间,这一集散空间就形成了项目的一个小广场,一个小广场你就必须有一个广场的中心点,使整个项目出现全方位的可视性焦点,同时该可视焦点便能控制四面,统领八方,这个焦点我根据普陀山的观音文化,建立了一个以净瓶为艺术构建的制高点。净瓶是传说中观音菩萨手上的主要法器,其造型必须在传统审美的基础上予以现代的尺度比例处理。净瓶以白色花岗石或汉白玉制作,净瓶瓶身部位满铺两千多字的《妙法莲华经观世音菩萨普门品》使净瓶的细部丰富而耐读,同时也就成为本项目中的一个神圣而典雅的组成部分。

    净瓶内部和莲花座相通,内设喷泉管道。在必要的节庆时段进行涌泉或喷泉效果。池内的水体设雾森装置,在必要的情况下使荷池净瓶雾气弥漫,在灯光的配合下充满仙气和佛性,为本项目增添无限的神秘遐想和主体文化。池内的莲花也是观音的重要元素,考虑到本场地的多重因素,不宜种植真实的莲花,故以青铜作为材料,保持永久性的艺术效果,同时也为水池增添了强烈的艺术氛围。

    无疑,净瓶成了这个广场唯一的一个触目的景观,我要求净瓶用整块六米高的汉白玉雕琢,业主也非常用心,跑遍了全国大大小小的汉白玉采石场和雕塑厂,最后找到了一块略带一点瑕疵的白色花岗石,非常的不容易,净瓶按照我的构想设计,既有传统法器的特质,又有现代的造型线条,它将为整个项目增添无限的圣洁和华贵。我告诉当地政府将整个项目和小广场连成一片,就是停车场的天幕背景,今后整个城市若有重大活动都可在这里进行,一举两得。

 

建筑

 

    一座莲花洋上的建筑“布达拉宫”一般,天衣无缝地挡住了被人类破坏过的裸崖,如同东海上的一条屏风为普陀山码头起了一个很好的遮风挡雨效果和商贸业态的功能。整栋建筑在饱和度相对明确的黑白灰色彩间相互穿插,在功能的虚、实、灰中相互搭配、疏密有致、黑白相间。从宏观的看,它的天际线曲折多变,如山岭巍延,千百间功能房契入突出、变化万千、无一类同,从北端的A区开始到南端的B区结束,我在内中整整的巡察一遍,一天工夫尚未跑完。